项目经理对外所签合同,公司有义务履行吗

法律依据:《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项目部经理是公司的工作人员,有权代表公司就涉案项目工程对外采购施工材料,公司应当对项目经理以公司名义采购钢材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此外,也可以认为项目经理是公司项目部的代理人,其以公司项目部的名义所签合同亦应由公司承担责任。
案例: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施工合同,约定甲公司包工包料承建某项目。甲公司委派李某某作为项目经理负责工程施工建设。李某某以甲公司该项目部名义,与丙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丙公司为甲公司该项目工程供应钢材,并附工程施工合同。
法院判决:本院认为,本案中甲公司应对丙公司所供钢材货款承担清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甲公司和乙公司签订的《施工补充合同条款》中明确约定该工程由甲公司包工、包料施工、李某某为甲公司的现场负责人。根据上述内容,李某某是甲公司的工作人员,有权代表甲公司就涉案工程对外采购施工材料,甲公司应当对李某某以甲公司名义采购钢材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丙公司与李某某缔结的工业品买卖合同中明确载明附施工合同,丙公司在一审中也提供了上述《施工补充合同条款》,说明丙公司对李某某的身份及权限已经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有权要求甲公司对涉案货款承担清偿责任。
甲公司辩称李某某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时所使用的美村项目部名义未经甲公司认可、印章系李某某私刻,又辩称甲公司与李某某系挂靠关系,但甲公司上述理由都只涉及其与李某某之间的内部关系,即使甲公司与李某某确属两个独立的民事主体,且该项情节已为相对人所明知,根据甲公司在《施工补充合同条款》中作出的上述意思表示,李某某的行为亦为合法的代理行为,并同样应由甲公司承担清偿责任,因此上述问题不是甲公司免除责任的合理理由,对其相应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支持。支票仅是经济往来中的结算手段,故不能因李某某购买钢材时所使用的支票并非甲公司出具,即认为该项交易系李某某个人行为。本案中丙公司曾经将诉争债权转让给案外人曹某,但事后曹某又将该笔债权转让回丙公司,有相应证据在案佐证,亦无证据显示诉争债权已经向曹某进行了清偿,因此甲公司关于丙公司的债权已经转让、丙公司无权主张本案债权的抗辩意见与事实不符。丙公司提交的提货单虽系扫描件,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无法与原件核对的复印件仅是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而本案工业品买卖合同中已经注明以实际提货单为准,就实际发生的交易数额问题,丙公司与李某某进行了结算,签订了还款保证书、填写了支票,原审中李某某对此数额亦予认可,因此丙公司提交的提货单扫描件系与上述证据相互结合而非单独使用,且足以构成完整的证据链,甲公司就此提出的抗辩不能成立。甲公司于二审后提供李某某的证明,称涉案钢材并非全部用于诉争工程,但该证据仅系李某某自述,无其他证据加以印证,且李某某对涉案钢材如何处分与供货方丙公司无关,甲公司对此如有异议,应向李某某主张权利,但不能由此免除甲公司的付款责任。
评析: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义务是第一性的,责任是第二性的,只有当事人不履行义务时才会产生责任,不同的法律名词有不同的含义,使用时应当尽量规范,以免让人产生误解。
本案的判决结果是正确的,但是分析过程有瑕疵。《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所谓的“民事责任”既包括侵权责任也包括合同责任,前者如某装修公司的工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