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征和律师事务所!
案例新闻
联系我们
征和律师事务所
邮箱:zhenghe@qq.com
电话:137-2015-5123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狮路112号中航广场14楼(街道口地铁站A出口、F出口旁边)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案例新闻

案例新闻

辽宁省大连市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例
发布时间:2021-08-02 16:51:47浏览次数: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辽02民终383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江。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光。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焦*。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甘井子区松江路。


法定代表人:焦*,该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郭*江、张*光因与被上诉人焦*、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18)辽0211民初7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1月8日作出(2019)辽02民终7457号民事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并于2020年7月13日作出(2020)辽0211民初949号民事裁定。原告焦*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1月5日作出(2020)辽02民终7109号民事裁定,撤销(2020)辽0211民初949号民事裁定,指令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审理本案,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2月25日作出(2021)辽0211民初379号民事判决,郭*江、张*光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4月2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张*光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江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郭*江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驳回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焦*承担247305元赔偿的诉讼请求,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损失应由张*光以及焦*承担。2、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案涉电用户、起火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线路不属于上诉人所有,起火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线路不属于房屋附属设施。上诉人所提交的评估报告不含电用户及动力电用电设施,电用户及动力电用电设施属于资产,如果属于原产权单位所有,评估报告应有该资产的评估,没有即为该资产不属于房屋产权单位;原房屋产权单位非生产企业,不可能安装动力电用电设施;用电用户在上诉人接收房产时登记在被上诉人张*光名下、用电设施系张*光使用,上述所有资产系原产权人交付给张*光,上诉人提交的录音证据也能证明电用户及动力电设施为张*光所有。二、上诉人无过错,也无承担责任的事由。按照租赁合同约定,承租人须投保财产保险,如未投保财产保险,事故后果由承租人承担;租赁合同约定水电维护责任在承租人,承担人有义务保证水电等的安全;线路故障不等于线路老化或者线路本身有问题;被上诉人张*光、焦*及案外人房锡良私拉电缆接动力电并安装电表造成危险明显增加。被上诉人焦*所谓的损失是根据票据评估,但其作为销售及维修经营者无进出货相关证据,从票据看存在成批货物未售的情况,且被上诉人焦*多次大量将库存物品运出,按照单据评估损失严重不客观。从现场残留看,货物是可以清点的。未清点货物而按照单据评估是错误的。1、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火灾系线路本身原因造成,电气线路故障不等于线路本身有问题。2、三项电属于生产用电,谁使用谁安装,生产单位可以凭自己的介绍信申请安装,不属于产权单位的附属设施。3、《低压供用电合同》及用电用户信息表明确了用电人及分界点负荷侧产权人为被上诉人张*光所有;火灾后张*光对事故认定不服提出复议被驳回;且被告郭*江与被告张*光通话录音中,张*光已经确认线路及表属于其所有,与《低压供用电合同》及用电用户信息表相互印证。用电用户登记在张*光名下,如果其主张电用户及电表、用电线路不属于其所有,应由张*光举证证明。张*光在申报财产损失时,将用电线路(电缆)申报为他的财产损失9万元,可以认定用电线路属于张*光所有。4、张*光未经上诉人同意私自转租,郭*江不知情;虽然张*光提交了录音证据,但该谈话录音只能证明双方就转租的部分条件达成一致;转租合同签订未经郭*江允许,双方约定过两天谈,但郭*江未得到就转租进行具体商谈的通知,张*光私自转租。如果上诉人知道库房内放置易燃品且从事维修,不会同意转租。5、《房屋租赁合同》中约定承租人必须参加财产和人身保险,否则出租人不承担责任。维修义务人为承租人,管理不善造成的全部责任由承租方承担。张*光私自将部分房屋转租,且收益12万余元,应与焦*共同承担责任,郭*江不承担责任。6、承租人未经供电部门同意,私接电表及线路,致使用电风险提高。7、焦*系销售商,只有进货单据而无出货流水,不能证明实际存货数量,也不能证明存货放置于案涉房屋内,以进货单据为依据的损失鉴定不能被采纳;因火灾残留可以进行清点,应以实际清点为准鉴定损失。


张*光辩称,同意郭*江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的请求,不同意郭*江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并认为郭*江应当增加赔偿责任比例,应改判其承担本案全部损失的75%责任。理由如下:一、郭*江关于线路产权的所属问题的表述属于为了逃避应当承担的责任而发表的个人意见,既不是真实事实,也与法院查明的事实不符,与郭*江自己在事故后调查结果及在庭审中表述的内容不符,没有证据证明张*光购买过案涉线路,没有证据证明张*光安装过案涉线路,其表述的理由不成立。二、关于郭*江无过错的观点也不成立,郭*江是案涉线路的产权人、也是唯一出租受益人,依据已生效的(2019)辽02民终7433号民事裁定应依法承担产权人的主要赔偿责任,重审认定其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正确,依法有据,但其承担赔偿责任比例不足应当增加。三、关于郭*江以合同约定承租方未参加保险而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也不成立,本案以侵权责任纠纷为由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原审适用法律正确。四、关于郭*江认为焦*损失数额认定依据不足的理由是成立的。


焦*、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辩称,不同意郭*江的上诉请求,对于其所陈述的事实及理由也不同意,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相符。首先在火灾事故认定上,公安消防大队已经对火灾事故原因作出了认定,郭*江并没有对火灾事故原因提出复议。虽然一审判决也判决了焦*自己要承担自己财产损失的20%的责任,但是我们也认为法院的这种做法是处于公平公正的角度来认定案件。


张*光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查明事实依法改判为:按查明实际损失金额,各当事人按合理比例承担损失赔偿责任,由郭*江承担直接和主要责任(承担75%以上的赔偿责任),由焦*和第三人承担次要责任,张*光不承担责任。二、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原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第三人(**制冷公司)火灾损失财产数额认定错误,应当重新评估鉴定。1)原审定损依据的《资产评估报告书》(辽东方阳光报字[2019]3-1号)不符合法律规定,报告在没有现场查实损失物品情况下,把焦*单方面提供的数表作为财产损失评估依据不符合事实要求,且没有证据证明数表上的货物全部存放在火灾现场,由此产生的火灾损失净值评估结果不能反映火灾真实损失情况,不应采信。2)原审定损参考的《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统计表》没有参考价值,消防部门申明:“此件仅作为消防部门统计基础数据使用,不得作为民事赔偿依据”,当然也不能作为资产评估和其他有关赔偿责任的依据。3)原审不能以“无效评估报告”作为定损依据。该评估报告的形式要件不符合法律要求,评估人员无资质出具本报告(资质已经过期),应视为“无效评估报告”,法院不应采用。4)原审认定第三人的火灾损失数额不准确。中院(2019)辽02民终7433号案询问笔录中记录,案外人房锡良自认:火灾前除用小货车为自己往外拉货外,也为焦*往外拉货,此证言可证明焦*隐瞒了往外拉货的事实,其损失数额不准确,与提供给评估公司的明细不符。另案(2019)辽0211民初2184号案中,三方均同意以现在现场清点损失物品为准进行损失鉴定,此一致意见应适用于本案,重新评估。2、原审认定案外人房锡良与第三人合租案涉房屋错误、认定上诉人张*光对焦*应尽出租人义务亦错误。原审法院既然认定2013年案涉房屋租赁合同是星宇制品厂与**公司签定达成的,那么合同抬头的甲乙双方明确,只是合同乙方有焦*和刘学君两人参与了合同签订,并无第三个合同主体,刘学君和其丈夫房锡良都不是案涉房屋的合租人;房锡良从来没有代交房租的先例,2016年10月8号房锡良未向张*光及其工厂支付过任何款项(原判决第16页第15行认定事实错误);原审认定张*光收取租金都是一年一付,没有收取半年租金的出租习惯,房锡良所交的14500元即使法院认定是房租,那也只能是焦*决定不再续租房屋后房锡良个人为2017年5月9日以后事项的交费,与第三人**公司续租房屋无关。综上,张*光对焦*没有出租人义务。2017年4月30日焦*房屋租期届满,焦*表示不再续租,且再未支付租金,从即日起张*光与焦*不存在租赁合同关系,无须再尽出租人义务。即使法院认为张*光有安全维护义务,张*光也因焦*的原因无法尽义务。因为引发火灾的电气线路在焦*实际掌控的房屋内,自焦*房屋租期届满后,他虽未续租房屋但却拒不腾退、整日大门紧锁、躲避不见,张*光无法对其租房行为进行监管;更无法对其掌控房屋内的设施进行巡查。二、赔偿主体的认定有误、赔偿责任的分配比例不合理。依据《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焦*和房锡良使用的房屋内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电气线路故障引发火灾,此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电气线路为房屋的附属设施,产权人为郭*江。郭*江依法应当对出租房屋的使用安全承担法定义务,对火灾损失后果承担直接和主要责任。郭*江承担的主体赔偿责任不应当小于75%,起火房屋的实际使用人和控制人焦*和房锡良应当承担次要责任,作为承租人应当有谨慎保管适当注意安全储存的义务,焦*在房屋内违规堆放易燃易爆物对火灾的蔓延和损失的扩大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次要责任(约25%的责任)。上诉人张*光作为原转租人,已经在房屋转租前通知产权人(出租人)郭*江,经其同意后转租,属合法转租,收益全部由郭*江享有,郭*江除应承担产权人责任外亦应尽出租人的安全维护义务。转租后上诉人张*光没有任何转租收益,从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出发,张*光也不应当承担火灾造成的损失后果。三、被上诉人焦*和第三人放弃了对其他赔偿主体的赔偿请求,应当减少自身主张的赔偿数额。案涉房屋的实际使用人除焦*和第三人外还有案外人房锡良,房锡良也是案涉火灾事故的当事人,同样承担谨慎保管适当注意安全储存的义务,其在房屋内违规堆放易燃易爆物对火灾的蔓延和损失的扩大也有一定的过错,焦*和第三人未向房良锡主张损失的赔偿责任,应视为放弃赔偿要求,应当在放弃的范围内减少自身的赔偿请求数额。被上诉人焦*的代理人为同一纠纷中有利益冲突的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符合法律规定。放弃赔偿请求权与代理人的双方代理有直接的关系,请求依法纠正。


郭*江辩称,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损失财产认定数额意见同张*光一样,其他不同意张*光意见,我们认为责任应该由焦*和张*光承担。


焦*、**公司辩称,不同意上诉人张*光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焦*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因火灾造成的财产损失500000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关于火灾事故认定一节,根据公安消防大队调查卷宗材料查明:2017年7月7日,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公安消防大队作出甘公消火认字〔2017〕第0038号火灾事故认定书,2017年5月20日19时14分,大连市甘井子区周水子消防中队接到报警,位于甘井子区发生火灾,造成郭*江的房屋及房屋内张*光、房锡良、焦*的物品不同程度被烧损(毁),过火面积400平方米,未造成人员伤亡。起火时间为2017年5月20日19时10分左右,起火部位位于房锡良与焦*使用的房屋内东侧电缆桥架内,起火原因系电缆桥架内电气线路故障引发火灾,有火灾现场勘验笔录、现场照片、技术鉴定报告及询问笔录,该份事故认定书郭*江、张*光、房锡良、焦*均签收。


火灾现场勘验笔录记载:起火场所位于甘井子区院内,院内有多家单位经营,星宇精工制品加工部北侧为丰收路,丰收路北侧为大连市武警大队,西侧为一个体汽车修理部,南侧为一化工类制品厂,东侧为院内道路,道路东侧为一个体机械加工点。着火建筑为星宇精工制品加工部车间、库房及焦*、房锡良库房。电气勘验情况为在武警支队东侧路边有一个变压器,电线从变压器向南引至周水分9电线杆,再向西引至周水分10电线杆,再向西引至周水11电线杆,周水分11电线杆向西分出一根电线引至其他单位,向南跨过起火建筑引至烘干房东墙外的电线杆上的电表箱,从该电表箱向东引至起火建筑东侧的另一建筑西墙外的电表,又从该电表箱向西穿入烘干房东墙,引入烘干房北墙上的配电箱,又从配电箱向北穿墙进入合用家用电器库房,引至合用家用电器库房南墙上配电箱,从该配电箱引出七股电线(敷设在电缆桥架内),电缆桥架向北引至库房北墙,电缆桥架内有四股电线沿北墙向西穿过库房西墙进入星宇机械车间,从机械车间北墙向下接入机械设备的配电箱。武警支队东侧的变压器保险丝熔断,起火建筑东侧的建筑外墙的电表箱未跳闸,烘干房东墙外的电线杆上的电表箱未跳闸,烘干房北墙的配电箱内有2个电闸,未处于闭合状态,合同库房南墙上的配电箱为跳闸。勘验笔录附图,脚注记载:起火单位为星宇制品加工部。


2017年6月12日,公安部消防局沈阳火灾物证鉴定中心对失火单位大连市星宇金工制品加工部作出技术鉴定报告,鉴定结论:送检的0101#和0102#熔痕均为火烧熔痕;0202#、0203#、0204#、0205#熔痕均为二次短路熔痕;0201#和0206#为电热作用形成的熔痕。


卷宗中关于焦*的询问笔录,主要内容:“询问人:你的库房在哪?焦:星宇机械厂院内,我从张*光那租的。询问人:库房都放什么东西?焦:空调、电线、电缆、钢管、工具。询问人:5月20日你去库房了吗?焦:我没去,我19日晚上去过一次,还发现隔壁车间有人干活。询问人:你的库房平时有人值班吗?库房里有什么用火用电设备?焦:没有人值班,平时都锁门,只有两个灯,库房东侧的车间连续几天晚上都有人干活,喷漆、烤漆、包装、组装。”


卷宗中关于郭*江的询问笔录,主要内容:“询问人:星宇加工部车间是谁的?郭:房子是我的,租给张*光使用,整个厂区原先是物资局的,在我买前,张*光、孙术奎、姓杜的就在厂区内经营,2009年厂区和房子被我买下后,续租给他们三人,再没租给别人。询问人:张*光租你房子内还有一家存放物品这事儿你知道吗?郭:不知道,我和张*光签的租房合同。询问人:房子有保险吗?郭:没有。”


卷宗中关于张*光的询问笔录,主要内容:“询问人:你在什么单位工作?张:甘井子区星宇精工制品加工部,是个体户。询问人:这个房子是你的吗?张:房主叫郭*江,我租的,我租3、400平,整个院子都是郭*江的。询问人:院子里有几个工厂?张:还有两家,一个做汽修,另一家是化工试剂,我的加工部一个车间80平、一个库房80平、还有一个库房放电风扇是焦*的,200多平。询问人:焦*是谁?都放什么东西了?张:曾经在我这租房子,租期到了,东西没拿走,放了电热毯、电风扇、空调…询问人:你的库房有什么?你的损失大约有多少钱?张:电视机挂架、热水器吊架,损失大约20万左右。询问人:焦*的损失大约有多少钱?张:不知道,是新进的货。询问人:你和焦*的库房怎么分隔的?张:玻璃隔断。”


二、关于案涉房屋所有权、出租、转租事宜及电气线路使用情况一节。2009年6月18日,甲方大连物总综合经营公司与乙方大连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厂(张*光)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乙方租赁甲方位于甘井子区房屋(场地),租期自2009年6月19日至2010年6月18日,年租金肆万柒仟陆佰元,乙方在经营期间,参加相应财产保险和人身保险,否则,乙方责任自负;乙方管理不善发生火灾等事故造成损失且给甲方造成损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租期内,乙方所用水、电、房屋维护等费用乙方承担;合同期满后,在同等条件下乙方有继续租赁权,但乙方应在合同期满前一个月作出书面承诺;乙方不得将承租的房屋转让、转借他人使用。大连市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厂(以下简称星宇制品厂)系个体工商户,其经营者系被告张*光。


其后,因大连物总综合经营公司欠郭*江借款,双方达成民事调解,案号(2010)普民初字第136号,协议:大连物总综合经营公司于2009年11月23日前付清郭*江借款本金400万元及利息20万元。2009年11月25日,双方达成抵债协议,(2010)普民执字第136号作出裁定:大连物总综合经营公司所有的位于甘井子区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用地面积9675平方米、土地证号为大国用9904032号和大连市甘井子区房屋,面积2583.71平方米房屋作价420万元,交付郭*江抵偿420万债权。案涉房屋包括在上述范围内,(甘私有)2010719765号大连市房地产权证记载:甘井子区丰收路243-1号房屋权利人为郭*江,建筑面积327.06平方米,发证日期为2010年6月24日。郭*江取得上述房屋所有权后,大连甘井子区星宇制品厂继续租用案涉房屋(场地),2016年6月18日,双方重新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期自2016年6月18日至2017年6月18日,年租金陆万叁仟陆佰元,合同其他条款与在先合同内容一致,被告张*光、郭*江在合同落款处均签字予以确认。


2013年4月24日,张*光(甲方)与焦*,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乙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另案原告房锡良的妻子刘学君在乙方落款处亦签名,合同约定:乙方租用甲方坐落于甘井子区房屋(场地)279平方米,租期自2013年4月30日至2014年4月29日,租金叁万贰仟元,签约日向甲方交款,2014年3月29日交下一年租金不变,合同其他条款与在先合同内容一致;合同到期后,焦*续租案涉房屋,双方口头约定租赁面积变更为200平方米,年租金降为29,000元。原告诉称租金由合租人房锡良向张*光交付,即信用卡对账单所记录的三笔转账:2016年4月29日,房锡良向大连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加工部付款20,000元、2016年10月8日付款9,120元(房租9,000元、电费120元)、2017年5月9日付款14,500元,续租房屋,代焦*向张*光交付半年房租。庭审中,被告张*光认可已收取焦*2013年租金32,000元、2014年租金29,000元、2015年租金29,000元、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29日的租金29,000元,其中有焦*本人交付也有他人代缴,但并不认可2017年5月9日房锡良代交半年房租14,500元,被告张*光辩称该笔款项是房锡良一次性交付其本人租用露天场地四年的租金。


张*光另向法庭提供房屋租赁合同复印件一份,该份合同条款手填部分均为复印的笔迹,且落款处焦*签名也并非手写体现,有明显的剪裁痕迹。此外,被告张*光提供微信及通话录音、证人廖某证言以证明其与原告的租赁合同于2017年4月29日到期后,未再达成续租合同。2017年4月11日微信主要内容:“焦*:张总,钱给不上你,你要是等不了,你就往外租吧。”2017年4月29日微信主要内容:“焦*:他也没钱,不行我堆那些破烂收拾卖吧,撤了得了,我一年都赔钱,要不你租给别人,我上次不告诉你了吗,短时间前肯定拿不回来。”2017年4月30日微信主要内容:“张*光:小焦,昨天就到期了,合同签的是3月29日交房租,也让一个月了,你这两天抓紧搬,既然过期了,以后再处理,就按合同违约赔偿。”2017年4月30日电话录音主要内容:“张:合同昨天到期,你上午也说没钱,五一这几天你把常用东西往外拿,五一我就要封门了,不租了。焦:啊。张:听好了。焦:好。”证人廖某到庭作证,证明2017年4月30日,焦*租房到期,在其与张*光通话时称不再续租,东西未搬走,证人欲租赁张*光的房子。除此之外,张*光电话询问火灾现场原告储存物品情况,2017年5月20日电话录音主要内容:“张:你那里有氟利昂没有?焦:有氟利昂。张:大概能有多少罐?焦:不到5、6罐。”


2014年7月3日,用电人星宇制品厂与供电人国网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大连供电公司签订《低压供用电合同》,合同编号0023748268,用户编号0308182196,合同约定:用电人最大用电容量90千瓦,供电设施产权分界点为友谊线周水分11右2#台(公)S内配出星宇制品厂所用断路器负荷侧接线端子与用户低压电缆连接点处,分界点电源侧产权属供电人,分界点负荷侧产权属用电人,双方各自承担其产权范围内供用电设施上发生事故等引起的法律责任;合同有效期伍年,自2014年7月3日起至2019年7月2日止。供电局网站查询用电用户信息表,记载:用户编号0308182196、用户名称星宇制品厂、开户日期2000年4月28日、送电日期2000年4月28日、到期日期2019年7月2日。


2019年9月25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辽02民终7433号询问笔录:“本庭在开庭前与国网电力公司进行了相关核实,国网电力公司给出的答复是与其签订供电合同的分两种情形:第一为用电单位产权人,另一种情形为用电用户承租人。如果只将用户名进行变更,并不代表用电设施的产权发生了变更,用电设施的产权正常归案涉房屋的产权人所有。”原告与二被告对上述意见均没有异议。此外,另记载被告郭*江对2013年4月24日的录音确认为本人声音但系其他处截取,但对截取录音部分不做鉴定申请。


三、关于财产损失一节,庭审中,原告对案涉房屋内原告储存的货物因火灾造成的损失申请司法鉴定,经委托,2019年3月15日,辽宁东方阳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辽东方阳光评报字〔2019〕3-1号资产评估报告书,评估对象为案涉房屋内的空调及配件,鉴定意见为:自评估基准日2019年3月4日,在持续使用前提下,纳入本项目评估范围的资产价值为494,610元。第三人支付评估费12,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四:一是如何认定案涉房屋租赁合同的双方主体以及赔偿权利主体;二是如何认定起火电缆桥架及内部线路的产权人;三是如何认定赔偿义务主体;四是损失金额如何确定。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根据原、被告提供的租赁合同,甲方为星宇制品厂,乙方为**公司,张*光作为甲方代表与乙方代表焦*分别在合同落款处签字。因星宇制品厂的性质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张*光,其签订的租赁合同,法律后果由张*光本人承担,**公司的性质为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焦*,焦*以法人名义签订的租赁合同,其法律后果应由公司承担,故,该租赁合同应认定为星宇制品厂与**公司签订,**公司又与另案原告房锡良合租案涉房屋。焦*在本案中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其行为后果应由公司承担。原告和第三人主张的财产损失均为空调,而空调的发票名称为第三人**公司,故,原告主张其财产受损证据不足,对原告的请求不予支持,本案的赔偿权利主体为第三人。据原、被告双方提供的微信对话、录音、付款凭证,可以认定租金一年一付,约定于每个租期届满前一个月交付下一年租金,截至2017年4月29日租金已付清,双方对此没有争议。其中,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租金为案外人房锡良代焦*分别于2016年4月29日、2016年10月8日向被告张*光交付租金20,000元、9,000元。2017年4月29日,焦*因资金困难无法交纳下期租金,曾同意解除合同不再续租,但其后房锡良于2017年5月9日再次向被告交付房租14,500元,应认定为租期延续。理由如下:其一,被告无证据证明就露天场地双方单独达成租赁合同关系;其二,按照被告张*光多年对外出租房屋(场地)的交易习惯来看,均约定一年一付租金,其辩称房锡良一次性补交四年租金不合理,既不符合交易习惯,也未向法庭提供露天场地租金收取的依据;其三,从焦*履行租金交付义务的行为来看,存在案外人房锡良代交房租的先例,故被告辩称14,500元系房锡良补交露天场地租金的答辩意见不予采信。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虽然与国网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大连供电公司签订用电合同的当事人系星宇制品厂(张*光),但从国网电力公司回复的签订供电合同的情形来看,不能当然认定被告张*光系起火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线路的产权人。一审法院认为,被告郭*江自大连物总综合经营公司处接收了案涉起火房屋的所有权,案涉起火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线路应视为房屋的附属设施,在没有其他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该起火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线路的产权人应认定为被告郭*江。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被告郭*江作为案涉出租房屋以及起火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线路的产权人,有义务保证出租房屋的安全使用,确保电气线路的维护及安全使用,因此其对第三人因火灾所产生的损失负有赔偿责任。被告张*光自被告郭*江处承租了案涉起火房屋、又将房屋转租,其作为出租人亦有义务在租赁期间妥善做好房屋安全使用措施,确保电器线路的维护及安全使用,被告张*光对第三人因火灾所产生的损失亦负有赔偿责任。**公司租用案涉起火房屋存放电器等设备,亦负有谨慎保管和适当注意的存储义务,且不能排除**公司亦使用屋内电力的可能性,故,**公司自身对火灾的蔓延负有一定责任。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酌定被告郭*江、被告张*光、第三人**公司对第三人的损失承担的责任分别为50%、30%、20%。


关于第四个争议焦点。原告和第三人提供的财产明细与原告在消防大队申报的财产损失范围大体一致,一审法院对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予以采纳,即第三人的损失金额认定为494610元。因此,被告郭*江应赔偿第三人247305(494,610×50%)元,被告张*光应赔偿第三人148383(494,610×30%)元。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二百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九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郭*江赔偿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损失247,305元。二、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张*光赔偿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损失148,383元。三、驳回原告焦*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100元(原告焦*已预交),变更诉讼请求后退还6300元,剩余诉讼费8800元,由被告郭*江负担4400元,被告张*光负担2640元,由第三人**公司负担1760元。评估费12000元(第三人已预交),由被告郭*江负担6000元,由被告张*光负担3600元,由第三人**公司负担2400元。


二审中,郭*江提交2020年12月17日郭*江起诉张*光、房锡良、焦*案件的调查笔录,被调查人是丁玉光,拟证明原产权单位没有安装过三项电,而且在以物抵债判决履行过程中,也没有三项电线路及三项电系统。张*光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焦*和**公司对于调查笔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调查笔录中所陈述的事实与上诉人要证明的事实不相符。本院认为,上诉人郭*江主张自己接受以物抵债的过程中没有三项电线路及三项电系统,但仅仅以丁玉光的笔录不足以认定以上事实,郭*江作为案涉房产的所有权人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三项电线路的所有人另有他人,张*光主张其租赁房屋时案涉线路已经安装完毕,如果安装案涉线路的人另有他人郭*江应当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综上,本院对于上诉人的此份证据的证明力不予采纳。二审中辽宁东方阳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向本院出具了韩恒福、肖吉斌于2019年鉴定评估期间通过年检的《资产评估师职业资格登记卡》,焦*、第三人**公司、张*光对于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郭*江主张登记卡不显示有效期,综合各方的质辩意见,因没有充分证据推翻《资产评估师职业资格登记卡》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


另查明,根据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18)辽0211民初712号案件卷宗中焦*提供的其尾号5329的广发银行银行卡对账单,其于2016年10月8号向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加工部转账支付9120元房屋租金、电费,故一审在事实查明中就此处的认定有误,应为焦*于2016年10月8号向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加工部转账支付9120元房屋租金、电费。


本院经审理,对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财产损害赔偿纠纷,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公司的财产因案涉火灾事故受到损害,本案二上诉人作为侵权人应予赔偿。上诉人郭*江主张案涉电用户、起火电缆桥架及其内部线路不属于上诉人所有,因郭*江认可其接收房产时用电设施系张*光使用,可以证明其对于房屋内有供电设施系知情,其在与张*光的通话记录中也承认电缆归其所有,在没有相反证据证明供电设施的产权属于他人所有的情形下,供电设施作为房屋的附属设施,应归属于产权人郭*江所有。上诉人郭*江主张案涉电路不属于产权单位的附属设施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上诉人郭*江主张按照租赁合同约定,承租人须投保财产保险,如未投保财产保险,事故后果由承租人承担;租赁合同约定水电维护责任在承租人,承担人有义务保证水电等的安全的上诉意见,因郭*江与大连市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厂的房屋租赁合同、大连市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厂与**公司之间的房屋租赁合同均系格式合同,合同中的第六条第(1)项“乙方在经营期间,需参加相应的财产保险和人身保险,否则,乙方责任自负”,该内容没有加粗加黑或进行其他提示说明,且无“责任自负”的责任是什么责任的具体阐释,而第(2)项“因乙方管理不善所发生的盗窃、伤亡、火灾等事故造成自身损失并且给甲方或他方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等,乙方必须承担全部责任”,本案的起火原并未被公安消防机关认定为“乙方管理不善”,综上,本院对于上诉人的此项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上诉人郭*江主张评估结果严重不客观、焦*只有进货单据而无出货流水,不能证明实际存货数量,也不能证明存货放置于案涉房屋内及上诉人张*光主张第三人**公司火灾损失财产数额认定错误,应当重新评估鉴定的上诉理由,因辽宁东方阳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系接受法院委托,就本案的财产损害涉案资产进行评估鉴定,评估人员对于评估对象进行了现场查勘,对于现场情况拍摄了照片,焦*提供的财产明细与其在公安消防机关申报的财产损失范围大体一致,公安消防机关存档的《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统计表》中有公安消防部门统计人、审批人的签字,具有一定的客观性。虽然在该统计表中记载“此件仅作为消防部门统计基础数据使用,不得作为民事赔偿依据”,但该表可以作为证据使用,一审采信鉴定报告并无不当,上诉人称评估人员无资质出具报告时资质已经过期,但二审中辽宁东方阳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向本院出具了韩恒福、肖吉斌于2019年鉴定评估期间通过年检的职业资格证书的文件,本院对于二上诉人的此项上诉意见不予采信。


上诉人郭*江主张张*光未经上诉人同意私自转租,一审中张*光提供了录音证据证明郭*江对于转租知情,其作为房屋产权人,也在(2021)辽0211民初379号案件卷宗正卷53页庭审笔录中陈述焦*与房锡良合租的事实,故本院对于上诉人的此项上诉意见不予采纳。


上诉人郭*江主张承租人未经供电部门同意,私接电表及线路,致使用电风险提高的上诉意见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上诉人张*光主张原审认定案外人房锡良与第三人**公司合租案涉房屋错误、认定上诉人张*光对焦*应尽出租人义务亦错误的上诉理由,因焦*、刘学君(房锡良的妻子)共同与大连市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厂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张*光亦收到房锡良、焦*交付的房租,张*光、郭*江没有证据证明2017年5月9日房锡良代交的14500元并非第三人**公司所主张的半年房租(未提供露天场地租金收取的依据),一审法院综合全案证据认定**公司、房锡良合租案涉房屋并无不当,且2017年5月20日张*光与焦*的通话录音证明张*光对于**公司仍然在案涉火灾现场存放物品明确知晓,故一审认定张*光承担出租人义务并无不当,其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关于张*光主张2016年10月8日房锡良未向张*光及其工厂支付过任何款项的上诉理由,虽经本院查明,焦*于2016年10月8号向甘井子区星宇金工制品加工部转账支付9120元房屋租金、电费,但不因此改变**公司(焦*系法定代表人)、房锡良作为共同承租人已在2016年10月8日交纳房租的事实。


关于张*光主张赔偿主体的认定有误、赔偿责任的分配比例不合理的上诉理由,上诉人所依据的本院(2019)辽02民终7433号裁定书中并未确定具体的责任比例,张*光主张自己不应当承担火灾造成的损失后果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上诉人张*光主张被上诉人焦*和第三人放弃对房锡良的赔偿请求,应当在放弃的范围内减少自身的赔偿请求数额的上诉理由,因房锡良也是案涉火灾事故的当事人,其租用案涉起火房屋存放电器等设备,亦负有谨慎保管和适当注意的存储义务,且不能排除其亦使用屋内电力的可能性,对火灾的蔓延负有一定责任,但焦*、第三人未向房锡良主张损失的赔偿责任,故一审应对房锡良负担的责任部分从总赔偿金额中予以扣减。一审在责任比例的分配上未考虑对于**公司、房锡良因在本次火灾中均有过错而应分别就对方损失承担责任的问题,故本院予以纠正。综合本次火灾过错责任的轻重大小等因素,本院酌定郭*江、张*光、**公司、房锡良的责任比例为3:3:2:2,因焦*在本案中未主张房锡良承担侵权责任,故应当先将房锡良应当承担的20%责任比例从总赔偿比例中予以扣减,即郭*江承担案涉损失30%的责任,张*光承担30%的责任,**公司承担20%的责任。即郭*江应当赔偿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148383(494610×30%)元,张*光应赔偿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148383(494610×3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21)辽0211民初379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二、变更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21)辽0211民初37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郭*江赔偿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损失148383元;


三、驳回郭*江、张*光的其他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5100元(焦*已预交),变更诉讼请求后退还6300元,剩余诉讼费8800元,由郭*江负担2640元,由张*光负担2640元,由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负担3520元。评估费12000元(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已预交),由郭*江负担3600元,由被告张*光负担3600元,由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负担4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7040元(张*光已预交2640元,郭*江已预交4400元),由张*光负担2112元,由郭*江负担2112元,由第三人大连**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负担2816元。以上均需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给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艳波


审判员: 王 虹


审判员: 高明伟


二O二一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杜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