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征和律师事务所!
案例新闻
联系我们
征和律师事务所
邮箱:zhenghe@qq.com
电话:137-2015-5123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狮路112号中航广场14楼(街道口地铁站A出口、F出口旁边)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案例新闻

案例新闻

征和律师代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22-03-08 10:15:12浏览次数:

原告: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空港物流加工区西三道158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静,湖北征和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周勇,男,汉族,住湖北省枝江市,现在湖北省荆州监狱服刑。


原告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金融租赁公司”)与被告周勇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1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被告周勇因涉嫌刑事犯罪被立案侦查等因素影响,本案延期至2021年4月13日公开开庭,原告民生金融租赁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余静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周勇因服刑无法到庭,庭后本院于2021年7月9日到监狱进行了调查质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民生金融租赁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如下:1.判令被告立即支付全部未付租金123111.57元;2.判令被告承担逾期罚息14870.8元(以到期未付租金为基数,按每日千分之一的标准自应付款之日起计算至2020年8月10日止,后期罚息以全部未付租金123111.57为基数,按每日千分之一的标准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违约金24622.31元(即全部未付租金的20%);4.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律师费13000.00元;5.判令原告对登记在被告名下的抵押车辆(车牌号为鄂E1××××)依法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6.判令本案的诉讼费、保全费等一切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2018年4月3日,被告同案外人恩施超力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施超力公司”)签订了《购车合同》,约定被告向恩施超力公司购买型号为DFH4251AX4AV的半挂牵引车一台,合同价为34.5万元,付款方式为首付110729元,余款由被告向原告申请为期24期的融资租赁业务解决。同日,原被告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约定原告按照被告的要求购买《购车合同》项下的车辆,并将所购车辆以融资租赁的方式出租给被告使用,被告依约向原告支付租金及其他款项。同时,原告办理了车辆抵押登记手续。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已依约履行了付款及交车义务,但被告未按合同约定按时、足额向原告履行偿付租金义务,原告多次催要无果。


被告周勇辩称,1.对欠款金额有异议。我的朋友罗勇帮忙还款到2019年10月份,只剩6期未还,按照原告提交的清单计算,只欠8期,还款金额大约在8万多元;2.因为被羁押,不是恶意欠款违约,罚息和违约金过高,请求法院调整降低。


经审理查明,2018年4月3日,周勇(买方)与恩施超力公司(卖方)签订《购车合同》,约定买方向卖方购买半挂牵引车一台,规格型号为DFH4251AX4AV,总价345000.00元,合同约定首付款110729.00元,剩余未付款由买方与合作融资机构签署《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由融资机构支付。合同还约定了发货条件、交货地点、开票要求等其他事项。该合同附件《车辆交接确认单》上载明了该半挂牵引车的车型、发动机号、车架编号,周勇作为买方在确认单上签字,确认接收到《购车合同》项下的货物且验收合格。


2018年4月3日,周勇(承租人)与民生金融租赁公司(出租人)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合同第一条特别提示条款主要约定,出租人通过售后回租方式为承租人提供融资支持,起租后任何情况下承租人都应该按期足额支付租金及其他应付款项。出租人向承租人支付完毕借款后,租赁物的所有权和其他权益即转移至出租人,在承租人支付完所有租金和应付款项前,租赁物的所有权属于出租人。该条第5项约定:“承租人应当按时足额支付租金,逾期还款应当支付逾期罚息,逾期罚息每日按照逾期金额的千分之一(1‰),自《租赁支付表》中应付款之日起至承租人实际付款日止逐日计算利息”。


该合同第二条租赁物件条款主要约定,租赁物以合同附件《租赁物交接单》中约定的设备为准,承租人确认在签订本合同之前或同时,已经确认租赁物并与销售商签订了购车合同,并支付了购车首付款,同时取得车辆的完全所有权。销售商按购车合同约定将车辆交给承租人后,承租人应当将车辆转让并以占有改定方式交付给出租人。承租人应当对车辆办理上牌、抵押手续。合同第三条首期款、租金、税款条款中第1.3.1项约定:“承租人按照约定缴纳履约风险金,在承租人完全履行本合同后,履约风险金退还承租人,或者由承租人一次性冲抵剩余款项,多余部分退还承租人。”该合同第五条违约责任条款主要约定,承租人逾期支付租金,并经出租人催收后仍不履行还款义务的,出租人有权采取本合同2.4条约定的措施或收回租赁物,暂时中止承租人对租赁物的使用。该条第2.4项主要约定,若承租人违约,出租人有权要求承租人一次性支付所有本合同项下全部已到期未付租金和未到期租金,逾期罚息、违约金(按合同项下未付租金总额的20%)及其他应付款项,并要求承租人承担出租人因追索上述金额而支出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交通费、食宿费等)。


该合同附件一《租赁物交付验收单》上,周勇签字确认租赁物已由其本人于2018年4月3日签收,车辆以占有改定方式交付给出租人,并办理抵押手续。


该合同附件二《租赁支付表》上,载明了该车辆基本信息,明确租赁物总价346500.00元,首付款为98320.00元,履约风险金12409.00元,融资期限为24期,每期租金11397.34元,起租日为2018年4月5日,每月5号为还款日。周勇在该表上签字,并承诺按期足额还款,如未按期付款,自逾期首日起按逾期金额的千分之一计算罚息。


同时查明,2018年4月3日,周勇与恩施超力公司作为共同申请人,向民生金融租赁公司出具《委托付款申请书》,主要内容为,恩施超力公司已经代民生金融租赁公司收取融资租赁首付款、保证金、手续费等首期款共计110729.00元,现双方共同申请民生金融租赁公司将上述《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项下车价款扣除已经代收部分后的剩余款项共计235771.00元付款至指定账户。民生金融租赁公司出具的电子银行业务回单显示,2018年4月3日当天,该公司将235771.00元汇入了指定账户。


2018年4月3日,民生金融租赁公司(抵押权人)与周勇(抵押人)还签订了《机动车辆抵押合同》,约定了车辆抵押相关事宜。在合同附件《抵押物清单》上,载明了该车辆的基本信息,并载明抵押物价值为345000.00元。《机动车登记证书》显示该车辆登记在周勇名下,登记时间为2018年4月8日,车牌号为鄂E1××××,其中抵押登记栏载明抵押权人为民生金融租赁公司,抵押登记时间为2018年4月16日。


另查明,周勇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自2019年1月起出现不能按期支付租金情形。原告民生金融租赁公司诉状中主张的欠付租金金额为123111.57元,庭审中原告核实核销金额并扣减履约风险金12409.00元后,主张欠付租金金额为108140.76元。原告提交的租金核销表、逾期付款罚息表显示,周勇自2018年5月4日至2019年9月23日期间,按期及零星累计支付租金165395.4元。按分期计算,从第16期(应付款时间为2019年8月5日)开始欠付租金。经通知案外人罗勇到场核实,其认可原告提交的还款记录,包括每月零星还款。经核算,周勇实际欠付租金金额为108140.76元(11397.34元×24期-165395.4元),扣除履约风险金12409.00元后,剩余欠款金额为95731.76元(108140.76元-12409.00元)。


还查明,民生金融租赁公司出具《合同签署授权委托书》,委托三亚民生旅业有限责任公司(甲方)与湖北征和律师事务所(乙方)签订《委托代理合同》,该合同约定民生金融租赁公司与周勇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由乙方律师作为其案件代理人,合同约定律师代理费为13000.00元。该律师事务所于2021年1月13日出具了上述代理费的发票。


上述事实,有经双方当事人举证、质证,并经本院审核确认的《购车合同》及附件、《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及附件、《机动车辆抵押合同》、《抵押物清单》、《机动车登记证书》、租金核销表、逾期付款罚息表、《合同签署授权委托书》、《委托代理合同》、代理费发票以及案外人罗勇和当事人陈述在卷证实。


本院认为,被告周勇基于车辆购置的需要,与原告民生金融租赁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该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原告民生金融租赁公司依约提供融资业务,被告周勇未按期足额支付租金,构成违约,应承担继续给付租金的责任及相应违约责任。双方争议的焦点:一是欠付租金的数额;二是违约金标准。


1.关于欠付租金的数额。原告民生金融租赁公司当庭对其诉请金额进行了调减,表示以本院查明为准。被告周勇辩称其朋友后续有帮忙还款,但案外人罗勇认可原告提交的租金核销表、逾期付款罚息表载明的还款金额,因此,本院认定罗勇欠付租金的金额,应以应付租金数额减去实际累计支付的数额为准,经核算为108140.76元。该金额并不包含双方签订合同时周勇支付的履约风险金12409.00元,根据双方合同约定,该履约风险金是为保证合同完全履行而收取,在承租人即周勇违约情形下,应当用于冲抵所欠租金,故周勇实际欠付原告的剩余租金金额为95731.76元。


2.关于违约金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当事人就迟延履行约定违约金的,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后,还应当履行债务”。本案中原告依据双方合同约定,同时主张违约金和逾期付款的罚息,计算标准过分高出其损失,被告周勇对此提出了抗辩,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违约金不予支持,对其主张的逾期罚息,以剩余欠付租金数额为基数,按立案之日的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即年利率15.4%)为标准,自欠付租金分期付款日的次日(2019年8月6日)起算,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律师代理费13000.00元,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有明确约定,且原告已实际支付,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抵押物优先受偿权。双方对登记在周勇名下的车牌号为鄂E1××××的车辆,已办理抵押登记,原告民生金融租赁公司作为抵押权人,在双方确认的抵押物价值345000元范围内,依法享有抵押担保优先受偿权,原告的此项诉请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百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周勇支付原告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剩余租金95731.76元,并以95731.76元为基数,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即年利率15.4%),自2019年8月6日起计付利息直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二、被告周勇支付原告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律师代理费13000.00元;


三、原告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对登记在被告周勇名下的车辆(车牌号为鄂E1××××)享有抵押权,对该车辆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345000.00元限额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四、驳回原告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第一、二项判决内容,被告周勇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履行。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906元(减半收取,原告已预交),由被告周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